您当前的位置 :沈河新闻网 > 健康 > 中国制造业对中国的知识创造是一个战略升级过程

中国制造业对中国的知识创造是一个战略升级过程



自“十二五”以来,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率逐步下降。 2015年,《中国制造2025》的正式颁布意味着未来10年的“中国制造”战略升级已被提上日程。该文件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信息,航天等新一代重点产业,逐步推动中国制造业向服务型和服务型产业发展。引入新的工业发展政策必将与当前的国家工业经济环境相适应,当然也是新经济环境下的必然选择。一方面,全球产业转型升级形势显着,制造业再次成为经济发达国家的支柱产业。中国不仅仅是追求GDP增长,而是将其政策目标转变为调整经济结构,促进产业升级。

随着中国进入新的经济正常阶段,“中国制造”的战略升级更符合产业结构发展和创新的内在规律,也符合中国新的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在新的经济环境下,中国制造业的不平衡,劳动力分红优势的逐步削弱,产业结构压力的增加等问题都是显而易见的,这必将影响“发展”。中国制造”。为了缓解这一现象,我们应该借鉴发达国家的工业化战略,充分认识和分析中国传统产业的经营效率,进一步加快推进“中国制造”战略的目标和要求。《中国制造2025》,结合工业基础和内部动力。升级过程。

新经济条件下“中国制造”战略升级的产业基础和内在动力

在工业基础方面,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品生产和贸易中心。一个国家的商品生产规模与国家商品贸易的规模直接相关,这影响了该国商品工业在全球工业发展中的地位及其在全球工业价值链中的价值。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改变了传统商品生产和贸易的现状,并开始利用改革开放的力量,致力于提高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据有关资料显示,20世纪80年代中国商品出口额仅为180亿美元,不到全球商品出口总量的1%。但同期,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商品出口规模分别达到中国出口规模的10.65倍和7.20倍。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商品生产和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不断提高。截至2015年,中国商品出口规模达到14.14万亿元,贸易顺差继续扩大,成为名副其实的商品生产和贸易中心。此外,中国制造业的规模优势日益显着。作为中国国民经济的主体,制造业在经济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发展迅速。在贸易分工方面,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制造业的出口额仅为87亿美元,占世界制造业出口总额的0.8%。它远离德国,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近年来,在人口红利和全球红利的积极影响下,中国制造业经历了巨大的发展。早在2013年,中国制造业出口的比例已从1980年代的0.8%上升到17.53%。许多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出口比率逐年下降。目前,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已超过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规模优势非常显着。

在内部动力方面,首先,中国的产业结构大而薄弱,区域发展不平衡。在这个阶段,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贸易顺差国家,具有显着的规模优势。但从总体上看,制造业的工业化水平还比较低,现代化程度不高,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仍处于低迷状态,形成了中国的现状。制造业机构的现状庞大而薄弱。不仅如此,在区域发展方面,中国制造业在行业中的分布不均。东部沿海地区是制造业的聚集地,产业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较强,而中西部地区制造业相对较发达。弱,事物之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其次,中国的人口红利优势逐渐减弱。从人口的自然增长趋势来看,中国人口增长的阶段性特征是显而易见的。 20世纪60年代初,在三年的自然灾害中,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迅速上升,使得儿童人口增长更快,导致人口负债增加。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劳动力人口进一步增加,儿童和老年人口的抚养系数相对较低,形成了低成本劳动力,人口红利优势突出。 20世纪90年代以后,劳动力的增长率下降,人口红利逐渐转变为人口债务。原来的人口红利优势正在逐渐减弱。

同样,对产业结构的压力也在增加。目前受新经济正常影响,产业结构演变与经济环境保持高度一致性。换句话说,新经济常态带来的人口红利减弱,经济增长放缓和区域发展不平衡,也制约了制造业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目前,中国的产业结构已逐步转变为第三产业,产业结构在制造业中的比重有所下降。截至2014年,第三产业的比例仅为48.2%。中国制造业呈现出低服务,智能和创新的现象,以及产业结构的压力。要在新经济形势下实现“新中国制造”战略升级,就要努力

继续加快创新,推动转型。在当前经济发展阶段,为了进一步实现中国经济增长的实际需要,有必要在充分适应生产力阶段性发展的特点的基础上改变传统的投资动力,以创新推动经济增长。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GDP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巨大的产业规模。同时,高投入,高成本也带来了产业结构失衡,产业同质化,产业布局不均等问题。这说明传统投资经济的增长模式已不能满足当前和未来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目前,中国的制造业正朝着智能和创新的方向发展,其工业投资形式也应该转变为创新投资驱动的方式。通过市场化,培育产业创新的主体,充分利用市场,政府和企业的创新,促进产业发展。

不断优化产业价值链。就中国的产业价值链而言,在不断完善市场资源配置的基础上,需要优化和重构产业价值链。一是积极重建产业价值链。按照区域发展的新要求,我们将深入贯彻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不断推进自由贸易区等新经济政策的实施。 “一带一路”实现中国工业空间布局的重建。改善整个产业价值链,确保协调区域内工业经济的利益。二是积极融入国际产业分工。通过完善中国加工贸易布局和创新加工贸易方式,中国的工业增加值和国际制造业地位将得到提升。

促进制造服务的整合。在这个阶段,产业界限的模糊和产业分工的深化,已经成为产业整合发展的必然趋势。制造业的智能化,服务化和信息化发展需要与服务业深度整合。 2012年,中国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一,第二产业,形成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核心力量。服务业的不断完善也为制造业的服务发展提供了机会。但是,中国服务业的水平还比较落后,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缺乏创新知识和核心技术不利于制造业战略的升级。因此,它应该促进制造业和服务业。行业整合,打造富有成效的服务业。充分发挥区域经济政策的产业效应。今天,随着经济体制的不断改革和深化,从区域均衡向非均衡的转变是必然的结果。工业资源配置已成功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的分配结构,打破了资源产业和跨区域流动障碍。同时,兼顾经济增长和区域发展的双重目标,提高区域协调的有效性,最大限度地发挥区域工业经济效益。因此,充分发挥区域经济政策的产业效应是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之一。通过产业政策区域化和区域政策产业化,加强区域经济联系,如建立自由贸易区和“一带一路”经济区。根据经济发展目标的变化,及时改进经济政策,使区域产业发展更加合理。